财源在线> 法眼头条> 浏览文章
*ST地矿*ST康达收百万处罚告知书,京天利已赔股民8200多万
0 作者:财源在线 2019年01月28日

一、ST地矿定期报告延期披露收到处罚告知书,公司及14高管或将领罚110万元


ST地矿(000409)近日公告,公司及相关当事人近日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案已由证监会调查完毕,证监会拟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张虹、张宪依、薛希凤等14名有责人员给予警告,并处3万至15万元不等罚款。

经查明,山东地矿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具体为:山东地矿未在2017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而是迟至2018年6月22日才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经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后于7月19日重新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


二、ST康达及18高管收证监会处罚告知书,各项拟罚款合计151万元


1月25日,ST康达(000048)公告于24日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案已由证监会调查完毕。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及时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董监高等18人亦应当承担相应责任。证监会拟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罗爱华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季圣智、李力夫等17人也拟予警告并罚款10万元至3万元不等。上述拟罚款合计151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 2018 年 4 月 30 日,康达尔未披露 2017 年年度报告和 2018 年第一季度报告。2018 年 8 月 31 日,康达尔才披露 2017 年年度报告及 2018 年第一季度报告。


三、金亚科技索赔案43原告终审胜诉获赔127万,公司累计一审败诉被判赔偿2915万


金亚科技(300028)1月25日公告,近日收到的四川省高院《民事判决书》及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法院已对公司所涉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相关当事人的 43 例上诉申请作出二审判决。上诉案件当事人不服成都中院一审判决向四川省高院提起上诉申请。4 名自然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请求;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原告38 名自然人和 1 名法人)的诉讼请求。经审理,四川省高院认为各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均不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予以维持。

四川省高院判决如下:1、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公司应赔偿上述 43 例案件当事人投资损失合计 1,270,771.46 元。3、上述案件受理费合计 37,342.75 元,其中金亚科技承担 26,317.42 元。本判决为终审判决。此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先生已出具承诺函,承诺公司所涉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民事赔偿责任均由其本人承担。公司将根据承诺内容,督促控股股东切实履行承诺,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


财源在线律师团队注意到,今年1月11日和18日,金亚科技已公告收到两批次《民事判决书》,法院分别对 145 名原告、10名原告诉被告公司及周旭辉、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审理终结并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金亚科技赔偿155名原告损失合计 8,446,395.63元。截至1月18日,公司已收到一审《民事判决书》合计 896 例,法院判令公司赔偿因虚假陈述给原告造成的损失金额合计 29,157,903.18 元,支付案件受理费合计2,942,380.77 元。


【金亚科技索赔条件】2015年4月3日至2015年6月4日买入金亚科技且2015年6月4日仍持有的投资者,可搜索登录报名或拨打索赔热线电话报名,向该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索赔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及利息损失,在获赔前无须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特别说明:金亚科技第二段(涉欺诈发行)索赔正在预征集。金亚科技因涉嫌欺诈发行被移送公安,因其欺诈发行而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另案起诉,但需要等刑事案件判决生效之后才能进行,目前可加入索赔预登记。


四、京天利等累遭456人索赔12428万元,公司迄今已支付340人赔偿金8226万余元


1月25日,京天利(300399 )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显示:

(1)公司于2018年4月28日至2019年1月25日间收到北京市一中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及应诉通知书、传票等共124份,124名投资者起诉公司及钱永耀,请求判令被告赔偿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合计27,512,770.08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截至2019年1月25日,公司收到北京一中院送达民事起诉状及应诉通知书、传票等共456份。456名投资者起诉公司及钱永耀,请求判令公司赔偿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合计124,281,120.37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3)目前公司系列案件累计二审判决176个,涉及金额51,274,992.59元;公司累计已赔偿案件174起,支付赔偿金额、案件受理费用、延迟滞纳金等费用共53,058,893.94元。此外,截至公告日,公司与166名投资者达成和解意向并签署了和解协议,完成支付调解赔偿金额、案件受理费用共计人民币29,202,243.15元。公司已就上述系列案件累计计提了负债及预计负债11,864.53万元。

(4)2018年12月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当承担公司上述证券虚假陈述侵权责任中相关连

带赔偿责任,向公司支付裁决款项32,966,108.83元。截至2018年12月28日,公司已足额收到上述裁决款项,将增加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相应数额的利润总额,具体数据以公司审计机构审计结果为准。


(6)公司预计不排除后续还会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新增的民事起诉状及应诉通知书、传票等诉讼材料,该事项将会对公司在2019年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期间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结果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京天利索赔条件】2014年10月9日至2015年6月22日期间买入京天利,且2015年6月22日仍持有的受损投资者,可搜索登录报名或拨打索赔热线电话报名,向该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索赔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及利息损失,在获赔前无须支付任何律师费用。该案诉讼时效仅剩五个月,尚未起诉的适格投资者要抓紧起诉以免错过时机。


五、ST皇台索赔案又有3股民获判赔17万多,公司累计要赔40多股民3000多万


ST皇台(000995)1月24日发布累计诉讼公告,其中新披露3起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判决结果,公司被判赔偿3名原告损失共174,529.90元。

财源在线梳理发现,据ST皇台最新三季报等公开信息披露,目前共有五批共40多名自然人投资者对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诉讼,诉请索赔金额共约3550万元。不完全统计,截至本次公告,已有不少于41名胜诉股民获判赔累计约3000万元上下。


值得一提的是,1月22日,ST皇台对外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净利润亏损7000万-9000万元,亏损比上年同期的1.88亿元下降52.03%-62.69%;基本每股收益亏损约0.39元-0.51元。而ST皇台由于此前连续两年亏损,目前看退市几成定局。

【ST皇台索赔条件】根据证券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在2016年4月20日到2016年6月17日之间买入皇台酒业(000995)股票,并且在2016年6月17日仍持有的受损投资者,可发起索赔。


【投资者起诉索赔应提供如下资料】

1、索赔股票对账单(需显示成交时间、成交价格、成交股数、对账区间)

2、沪市/深市证券账户卡复印件或者股东账户信息确认单(盖券商业务章)

3、身份证复印件(可注明“仅供诉讼索赔使用”)

4、另页附上本人姓名、联系电话、邮箱号或者通讯地址


【索赔流程】

查询适格索赔条件 》》》 收集证据邮寄材料 》》》律师免费审核材料 》》》签约索赔委托文件 》》》律师代理提起诉讼


【索赔材料邮寄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灵山路1000弄陆家嘴金融街区2号楼806室 杨碧文 收

【小贴士】上万股民获赔逾10亿元 140多家上市公司可起诉索赔


【股民必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及最高法院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起诉索赔投资差额和相应的佣金、印花税及利息损失。


2003年以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机制日趋成熟,投资者索赔成功的案例逐年增多。东方电子案赔付受损股民4.42亿元、银广夏案赔付4.2亿元、万福生科案赔付1.79亿元、佛山照明赔付1.8亿元、大智慧案索赔总额破5亿……不完全统计,十多年来已有约200家上市公司被列为投资者维权索赔的被告,对虚假陈述的上市公司起诉索赔的投资者达数万人,诉讼总金额约40-50亿元。数十起已结案件中,约有80%以上的原告股民通过判决或者和解获得了现金或股票赔偿,赔偿比例大多在法院认定受损金额的30%~100%之间,平均约50%~70%,总获赔金额超过10亿元。


目前,中国证券市场上有130多家公司涉及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其中大多数公司已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受损投资者对这些公司陆续提起了民事索赔诉讼,一些案件中公司实控人、会计师事务所、证券公司等相关责任主体也被列为共同被告被连带追究赔偿责任,部分案件已有胜诉或和解判例;其余的正在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等待进一步的行政处罚,处于索赔诉前准备即预征集登记阶段。曾经购买这些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上网搜索登录“财源在线”官网报名或拨打索赔热线提起索赔诉讼,依法讨回损失。


【风险代理】为了减轻受害投资者的负担,这类案件一般可采取风险代理制,获赔前可不收取一分钱律师费,所有差旅费由律师团队自行承担。而法院收取的诉讼费,依规在原告胜诉后予以返还。


“法律不保护权利的睡眠者”,“不告不究”是国内证券民事索赔的惯例。近年民事赔偿诉讼已成为维护股民正当权益的一种救济手段,适格投资者切勿在沉默、观望和不作为中错过诉讼时效,而白白丧失依法索赔减少损失的权利!


文章点评
网站地图- 在线问答